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home/wwwroot/www.wanzhanqun.com/apps/frontend/models/Article_Data.php on line 137

书评 | 梦醒了无路可走-《没意思的故事》

2019-06-18

在一八八八年十一月的一封信里,契诃夫写道:“…没有明确的世界观而想自觉的生活,那简直不是生活而是负担,是可怕的事情。”一八八九年他把这种思想表现在中篇小说《没意思的故事》的艺术形象里。

  

这篇小说写一个世界闻名的老学者--教授尼古拉学问渊博,为人正直谦逊,知识界有很多真诚的朋友,交情也很深厚。

然而进入晚年,教授愈来愈感到自己头脑里缺乏“中心思想”,缺乏“一种重要的、非常重大的东西”,“可是如果缺少这个,那就等于什么也没有”,活着也“没意思”,为此,他痛苦不堪,以致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

因为没有“中心思想”而痛苦不堪,主人公通过独白,对自己以及周围的人和事作了评价,表现主人公同他周围的人(家属、同事、熟人)的接触交往或者回忆往事里。

另外,故事表现了另一种人性的悲哀,“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中,情感却是不共通的,契诃夫笔下老教授这样的“多余人”或许是他从沉酣中“醒”来了罢,人们的“偎依,接吻,拥抱”已经无法再吸引他,他感到的只是一种隔膜。

眼睛睁开的他找不到与他人的共同点,虽不受别人的影响却又没力量去影响他人。醒来的人自是无法与沉酣之人交流的,他们在沉睡者眼中是不合时宜,是“多余”的,于是感到隔膜或者所谓孤独。

也许解除这种孤独唯一的办法就是吵醒熟睡的人,或得到其慰藉或给其以慰藉,都可减轻这份痛苦。

而契诃夫却给了我们一个绝望的答案:人和人之间的隔膜是永远存在的,即使在醒着的人之间。

老教授和年轻人卡嘉理解对方并视彼此为知己,可是他们对于对方的生活却都又无力帮助,也无法得到对方的慰藉。

甚至当年轻人卡嘉在绝望中向学识渊博的老教授询问该如何生活下去的时候,得到的答案竟是“我不知道”,“梦醒了无路可走”的悲哀也许就在于此吧。

怪不得鲁迅先生说“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然而我觉得即使“看出可走的路”,提些建议是可以的,万不可充当引路者的角色。既然人和人间的隔膜是永远存在的,就没有重合的道路,非要自己走自己摸索不可。

记得有人说过类似的话,人与人最近的距离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无法重合却可以一直在自己的这条线上望着对方。也许这便是对于孤独者最好的慰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