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北线上的十个搭车故事,它让我坚信,善良的人是大多数的

2019-06-18 围观 :16 次

今天分享十个川藏北线上的搭车故事,十个车主,十个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那一年,我们从大理到喀什,搭了一百多辆车,川藏北线是很精彩的一段。这些经历让我坚信,善良的人是大多数的。



像螃蟹一样行进

甘孜—马尼干戈

我们搭上一辆修路人的车,车子很帅,估计有生之年我也没有什么机会再坐这种车了。车门从后面打开,车内两边各有一个长凳,我和涛面对面各坐一边,像螃蟹一样,是横着前进的。一路上非常颠簸,必须紧紧握住凳子,或是其他地方,恨不得自己也有八只脚,可以坐得稳一点。车主二人常年在这条路上跑,早就习惯了颠簸,这段路上,搭车的人不多,遇见了都会稍一段,因为这条路上的车比人还少,“我不搭,谁来搭呢”。

坐地质勘探的车翻雀儿山,不怕

马尼干戈—德格

在新路海,我们搭上一辆地质队的车去德格,翻越川藏北线第一险,雀儿山。搭车是这样的,走的慢的,反而有优先权,也就是说,晚起的鸟儿反而有虫吃。车上仅有的两个空位被我们占了之后,没走多远又遇见两个搭车的人,只好拒绝。他们同样常年在这一带跑,也是老司机了,坐他们的车,特别踏实。雀儿山虽险,风景也好,即使常跑这条路,他们还是会忍不住停车拍照,路上有什么稀奇好玩的,也向我们介绍。现在隧道已通,这条山路成为了过去。

青菜使者

德格—江达

在德格县城,我们遇见一个卖菜的青海小哥。他正要回他的菜地去,顺道载了我们一程。藏区资源稀缺,不像在广州,青菜多得吃不完,还经常充当绿叶的角色,成为摆盘,在这里,吃口青菜很不容易。一听说他是卖菜的,顿生敬畏之情。这位小哥在离德格不远的地方弄了块菜地,平日就种种菜,然后销往德格,也是不错的营生。让这一带的人吃上青菜,是他的使命。



坐在一堆木材上,遇见磕长头的人

德格--江达


过了金沙江大桥,正式进藏。一桥之隔,车子更少了。我们遇见了同住在马尼干戈青旅里的两个姑娘,她们正坐在路边,等车经过,一路上,来来回回,就我们几个人。我们继续往前走,把机会让给她们。没一会儿,她们搭了一辆载满木材的卡车上来了,停在我们面前,让司机也搭上我俩。没有座位,我们就坐在后面堆了满满一车厢的木材上,有点像在柬埔寨坐竹火车,就一块板,连个扶手都没有,还开得飞快,生怕自己会飞出去。我很喜欢坐大车车厢,我们叫扛大厢,随风而来的自由,在那堆木材上,我们遇见了磕长头的人,在一个转角处,三步一磕,几秒钟的时间,从我们的视线中闪过。

耍坝子,一起吗

江达—昌都

在江达没有久留,这是个很有闲情逸致的地方。一条主街,尽头处是一座青山。清晨起来,站在街头,远远望去,云雾缭绕,令人心旷神怡。街上的藏房有鲜花点缀,路边的墙头上摆着一排印着藏语的黄色铁皮箱,都种上了绿色植物,小有情调,一旁刚漆了淡黄色的墙上,有人正在画画。搭上一辆面包车离开江达,车上坐着一大家子,正要去寺庙耍坝子。车内大红绸做的装饰非常喜庆,正如这家人当下的欢喜。坐在我旁边的阿姨很热情,“你们有帐篷吗?有的话,一起去耍坝子”,无奈我们总是在赶路,难得会有这样的闲情。在半道上下了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

又酷又暖的警察叔叔

昌都—类乌齐

昌都是川藏北线上最繁华的地方,俨然是个大城市。对搭车来说,这样的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步行出城后,才有可能遇见前往下一站的车。城外的高坡上,可以看见昌都的全景,我们在那搭到一辆警车。在藏区,我们受过很多次警察的帮助。他们帮人都是酷酷的,二话不说就让你上车,也不跟你讲话,不拍照,不太笑,但一定会把你送到地儿,像是把这视为工作的一部分。在藏区搭警车,是件很暖心的事。

回家路上顺便搭人,再买包刚采的獐子菌

昌都—类乌齐

搭车到了山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下起了雨,甚是尴尬。雨后的道路变得很泥泞,更加难走,等了近一个小时才来了一辆车,像看到救命稻草似的。我们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那位车主,他也没犹豫就让我们上车了。车主是类乌齐人,这条山路是他回家的路。道路很窄,再加上下雨,行驶得非常缓慢,错车更要非常小心,比起雀儿山,走得艰难多了。车主似乎很习惯这样的路况,有足够的耐心走完这条泥泞的路。山下,有小孩在路边卖刚采摘的獐子菌,卖得不贵,车主买了一包带回家,像买菜一样平常。


我到家了,再多送你们一程去矿山

类乌齐—孜珠寺

从类乌齐出发,路上几乎没有车,走了近10公里,都快要到去马鹿保护区的路口了,也没搭上车。更糟糕的是,涛的鞋底突然开胶,买不到胶水,只能用鞋带绑住,勉强前行。对我来说,这是搭车最煎熬的部分。等不到车,你就无法前行,并且还毫无办法,很受限制。等的时间越长,越是煎熬。直到一个很酷的车主开着一辆很酷的皮卡出现,很爽快地搭上了我们,坐他的车特别拉风。那场景简直就像电影画面,两个可怜的人,就在快要绝望之时,等来了拯救他们的人,心情的起伏,有如从地狱到天堂。车主不仅酷,还很热情,“我家前面有个矿山,那石头搬一块回家,像装了空调一样”,他把我们载到矿山,多载了我们一程,合了影,又回家去了。

搭过的最酷的车,老乡才带

孜珠寺—丁青

拜访完孜珠寺,我们需要搭车去几公里外的觉恩。当时,有一辆越野车陷入河里,车主在路边拦下一辆吉普车想要求助,吉普车也帮不上什么忙,那车八成是没救的。看到是粤牌,我们便上去询问可否搭上一程。车主原本是不愿意的的,因为车上没啥空间,后排都用来放东西了。但一听涛是老乡,他们立马改了主意,这地方遇见老乡也是缘分,他们忙活半天帮整理后座,把我们载回了孜珠,虽然只有短短几公里路。他们要走的是我们来时的路,为他们提供一些讯息,当作报答。不得不说,这辆车改得很酷,是我们搭过的最酷的一辆了。


抓住那根救命的稻草

丁青—巴青

在离巴青还有两百公里的地方,下起了大雨。好在附近有几间屋子,赶紧狂奔到屋檐下躲一躲。等再回到路上时,发现前方有泥石流。过车没问题,但过人有点困难。雨还在下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也恰恰就是在那个绝望的时刻,来了一辆车,像是从天而降来为我们化解危难的。车主是在这一带工作的,要去巴青。巴青!从丁青出来三天了,第一次听到车主说这两个字,等同幸福。


一次接力搭车

索县—夏曲

正午离开索县,走在路上快要中暑了。路边一个警务室的警察叔叔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坐坐,还递来饮料给我们解渴。在我猛灌健力宝的时候,他已经帮我们拦了一辆修路人的车,他们是给国道安装护栏的,要一路把护栏装到那曲。说来运气还真不错,他们要去的地方就在前方不远的一个道班,正巧他们今日有一辆运材料的车要去夏曲,我们可以坐那辆车走。不巧的是,这段路正在铺油,道路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放行。我们在道班原地等候了五个小时,天色已暗,我们的旅途才刚刚开始。从这里到夏曲有近200公里的路,是一段很长的夜路。车上只有一个空位,留给了涛,我就躺在座位后的小床上,一觉睡到夏曲,醒来还能吃碗酸辣粉。

-END-


作者

copycat|陈雅菲,一个学统计的咖啡师,乐器控,喜欢独自旅行。大学毕业以间隔年的方式搭车走西藏,此后多次进藏。常居广州,心一直在路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