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帕米尔高原的精神游牧——赵培智作品中国美术馆展出

2019-06-24 围观 :14 次

开幕式现场

10月27日,《精神游牧——赵培智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拉开帷幕,画展开幕式由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纪连彬主持。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屹,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中国油画学会艺委会委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闻立鹏,中国油画学会艺委会委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报》主编张晓凌,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张祖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闫振铎,无锡凤凰画材集团董事长陈卫宏等嘉宾参加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

在中国美术馆一层的2号、6号展厅中,一股来自西部高原的辽阔、纯净之风吸引着源源不断的观众们,画面上的人物形象宽大坚实,皮肤被日光晒得透出红晕,但眼神里流露出的清澈、坚毅、淳朴和善良令人着迷,这就是赵培智带来的帕米尔高原上塔吉克民族的形象,画家把他们放置于单色的背景之下,这个民族精神上的特质魅力向观众扑面而来。

赵培智在开幕式上致辞

赵培智1971年出生于新疆,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40余年在新疆生活的经历,使得这片土地的气质风俗与他的性格兴趣融为一体。他深深地眷恋着这片土地,并用自己的画笔表现新疆的人与物。他自己说:“我第一次上帕米尔高原时,就被塔吉克民族那种朴实、深沉、豁达而又坚韧的独特品质所震撼、折服了,后来又数次上塔什库尔干去深入了解这个民族,并且在以后的创作中主要是画塔吉克人。”中国美术馆的本次展览就展现了了赵培智从学习绘画至今,各个创作时期的绘画作品。尤其是2014年至今的很多重要作品,共计60余幅作品。

展览现场

展览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说:“赵培智与当代很多艺术家不同,很多艺术家是通过个人的形象来建立了表达,而赵培智则是用了一个民族,一个令大家尊重、保持了人的共性之中的美好的民族,进行了艺术上的放大,通过他作品的厚度,让人产生共鸣。”他认为,在以国际视野介入对这个民族的自我表达的时候,赵培智也慢慢带有了这个民族共性的东西,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他的很多作品也“从最初对人物情感的写实,已经有了非常深层次的思考。”

展览现场

在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上,艺术家的“西行”,对西部题材的表现往往带来个人艺术语言的突破,乃至整个美术界的一次浪潮,如董希文、吴作人、李宗津等。与老一辈艺术家相比,赵培智虽然出生在西部,但仍然有共性的地方。张子康认为:“西部的文化往往带来一种认知上的不同,首先是视觉上的不同,其次是文化的不同,这些都会促使我们产生思考。在赵培智的艺术里,我们更多地看到了某一种值得我们尊重的东西,那就是人性中的善良和淳朴。他不断地与这个民族进行对话,通过这个民族传达出对人的本性的思考,让每个人在精神上感受到共鸣,并得到了不同的理解。”

展览现场

在赵培智看来,绘画中存在着类似黄金比例一样的某种规律。他说:“今天整个艺术的状态非常好,多元带来了丰富和自由的状态,但在多元的情况下,也很容易失去标准,失去价值判断。优秀的艺术家应该是坚守自己的一种态度,不管是坚守架上艺术,还是探索当代艺术,不应该是随波逐流的方式。对我来说,依然是在绘画这种传统的领域来探索,我认为绘画依然有无限的可能性,这是我的艺术梦想。在世界范围内,绘画是很边缘的一个状态,我个人还是非常迷恋传统的手绘劳作的状态,也在不断探索绘画的可能性。”

展览现场

《美术》杂志主编、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尚辉说:“实际上中国油画对西方的学习和认知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我们以为对西方的造型和色彩都比较了解、能够驾驭了,但我们与真正的西欧的油画差距还是相当大的。”他认为赵培智在油画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上向前走了一步,这体现在第一,他对油画色彩语言的理解,在绿色、灰色、蓝色的空间里把色彩画的漂亮,这是向前突破的,这在色彩的突破上具有很大的意义,第二,在形象上具有一种简约化的处理,但同时在简化中如何融入油画语言,在简化中求塑形,这是具有突破性的地方。尚辉认为,中国人对油画的理解是需要的一个过程的,赵培智通过自己的艺术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野。

展览现场

在新想法层出不穷,新观念源源不断,每个艺术家都唯恐自己在求新求变的路上“掉队”的今天,像赵培智这样执着于绘画语言本体探索的艺术家可谓凤毛麟角。而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觉得绘画就像在黑夜里摸着墙向前走路,似乎感觉到前方有光亮,模模糊糊,跌跌撞撞,这样一路前行。正因为这种未知的状态,才更好。”

据悉,《精神游牧——赵培智作品展》将在中国美术馆持续至11月5日。(文/图 许柏成)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面孔2》丙烯、油彩 30×30cm 2017

《面孔7》丙烯、油彩 30×30cm 2017

《面孔13》丙烯、油彩 30×30cm 2017

《塔吉克老太太》丙烯、油彩 80×60cm 2018

《劳动的人》丙烯、油彩 150×300cm 2018

《望春风》丙烯、油彩 200×170cm 2015年

《塞上曲--向春尽》丙烯、油彩 90×210cm 2017

《塞上曲--昨夜风》丙烯、油彩 90×210cm 2017

《塞下曲--望春风》丙烯、油彩 200×90cm 2014

《塞下曲--在风里》丙烯、油彩 200×90cm 2014

《塞下曲--紫秋阳》丙烯、油彩 200×90cm 2014

欢迎点击艺术中国小程序,浏览更多新闻资讯。

相关文章